<kbd id="3vqbaasl"></kbd><address id="3vqbaasl"><style id="3vqbaasl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3vqbaasl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"med57lz6"></kbd><address id="med57lz6"><style id="med57lz6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med57lz6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5mjj7xkh"></kbd><address id="5mjj7xkh"><style id="5mjj7xkh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5mjj7xkh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hjt8yf7y"></kbd><address id="hjt8yf7y"><style id="hjt8yf7y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hjt8yf7y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2j1k4mm7"></kbd><address id="2j1k4mm7"><style id="2j1k4mm7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2j1k4mm7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"0d9y277i"></kbd><address id="0d9y277i"><style id="0d9y277i"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"0d9y277i"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易彩票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苑擷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波 散文——《爲百歲老人送行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言波     時間: 2019-06-05     點擊:1301次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爲百歲老人送行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月的渭北高原 ,久旱無雨 ,麥田枯黃。26日一大早 ,我突然接到堂弟電話,說他爸於六點去世了,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,頓時說不上話來 。不是兒女們正在給他籌劃七月七日的百歲壽辰嗎 ,怎麼說走就走了呢  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叔父生於1919年7月7日。由於家境貧寒 ,給地主扛過長工,被抓過壯丁 。後經助學助教 ,在山區學校當了教員  。1947年11月 ,通過陝西韓宜地下游擊支隊政委吳沙浪介紹 ,參加游擊隊,投身革命。先後在延安南部多地擔任鄉長 ,區委書記等職 ,並經縣委書記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 。解放後在洛川和宜川等地從事土改和教育等工作,兩年後組織又安排他參與組建陝北交通運輸工作 ,並先後在總部和基層單位擔任領導職務 。1980年經組織批准離休,享受縣團級待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日,哀樂低迴,叔父靜臥在鮮花叢中 ,一張噴繪的巨幅千字祭文懸掛在他的靈堂左邊 。在莊嚴肅穆的告別儀式上 ,延安市老幹局,延安汽運集團的領導和生前友好懷着悲痛的心情  ,向這位跨世紀老人作最後的告別。老幹局的領導這樣介紹老人的生平:思想進步 ,解放戰爭時期參加革命 ,爲新中國的成立貢獻了力量;組織觀念強 ,淡薄名利 ,廉潔奉公 ,爲陝北老區的交通運輸事業作出了貢獻;“文革”中受到衝擊,據理不懼,無怨無悔,體現了共產黨員的堅定信念;離休後 ,在鐵路子校擔任校外輔導員 ,繼續發揮餘熱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啊,叔父不僅在事業上是一位值得人們敬仰的革命老前輩 ,而且在生活中更是一位值得後生們敬重的長輩 。他恪守孝道 ,孝敬老人,雖一生在外,心中始終牽掛着山裏的父母 ,每到逢年過節 ,家裏總會收到他郵寄的包裹。他秉公無私  ,從來沒有利用老資格爲子女和親屬謀過特權,在五六十年代侄女侄兒先後求他找個工作,都被他曉之以理而最終放棄 。他生活樸素 ,勤儉持家 ,直到去世仍住在70多平米的安居房裏,所有傢俱都是五十年代添置的 。他兒女情長 ,雖沒有爲兒女工作爭取優越條件 ,但他在生活上卻爲他們付出全部的父愛 。爲了五個子女成長成才,成家立業他費盡了心血 ,傾注了所有。他性情豁達,愛好廣泛 ,品茗習文  ,生活簡單 ,成爲家族中僅有的壽過期頤之年的老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叔父的一生體現了革命老前輩的堅定信念和高尚情操 ,永遠是家族的精神財富,是後輩學習的榜樣 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集團機關  言波)   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白建禮 散文——《槐花玉串沁香韻》 下一篇:範武生 徐醒民 詩歌——《可愛的中國》